请假条怎么写?
李白诗歌网教你请假条怎么写!

李白《关山月》的诗意解析及后世的评价为何如此之高

李白《关山月》的诗意解析及后世的评价为何如此之高

关山月本来是乐府旧题呀,属于汉乐府的横吹曲,《乐府古题要解》解释是说,“关山月,伤离别也”。但诗仙李白的“伤离别”却出众不同,伤得气魄宏大、伤得雄壮沉痛。

《关山月》这一首诗歌,主要描写了离家千里保卫边疆的戍边士兵与苦苦等待士兵归家的妻子之间的思念之情,同时也从侧面表达出了战争给那些百姓带来的痛苦和不幸。在诗歌开头的前四句便写了“关”、“山”、“月”这三样最典型的边塞景物,构成了一副壮丽辽阔的边疆风景。李白用他极为丰富的想象力将天山跟云海结合在一起,气势磅薄,也将诗歌的意境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诗人李白以极其恢弘的写法,感慨了战争的残酷。同时,诗人更是放眼于边塞不休止的战争,揭露出战争带给战士以及战士亲友的痛苦。这首五言古诗,起笔相当不凡,完全是以一个上帝视角,来勾勒了一副边塞俯视图,境界极其开阔。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众所周知,月亮是从东方升起的,诗中写“出天山”,说明是以身在西边天山的人为参照。

试着去想一下,某一个夜晚,某一位诗人俯视着苍茫大地,想到西方遥远的天山,正有一人看着月悬中天,云蒸霞蔚,该是怎样的情景?此人的胸襟又该是怎样的浩渺?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在如此宏大的起笔之后,很多人往往才力不继,很难接着下笔了,但李白不是一般人,他续下了更为旷远的一句: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长风从几万里的天山,一直吹到玉门关,亏他想的出来。其实,略一沉吟你会知道这是虚写,实际上不是长风一夜吹度几万里的,而是某个人的心一夜跨越万水千山。写心事,也能写的这么雄浑,这么具体,实属罕见。

难怪南宋吕祖谦会评价:气盖一世。这要是放现在,这哥们估计要说哥给跪了。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上面四句是旷远的空间。如此苍茫闲雅之后,李白笔锋一转,写到了亘古的时间,有了深远、沉静的思索。

汉下白登道,说的是汉高祖刘邦兵败,被匈奴围困在白登七天七夜,而后大汉开了和亲的先例;而胡窥青海湾,说的是大唐自建国以来,屡被吐蕃侵扰。

一为汉代,一为唐代,时间跨度上已有千年。他曾说:“匈奴以杀戮为耕作,古来唯见白骨黄沙田”,所以光看这句,你肯定以为他说的是胡尘未尽,想要报国杀敌。但没想到他的笔锋又转了。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由来,是自始以来。

汉末三国战乱,曹操写诗道: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唐代开边征戍,杜甫也写诗道: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不见有人还,似乎略有夸张,但秦也好,汉也好,魏晋南北朝也好,古往今来,世人总是征伐不断,而所有的争斗,最后必然导致流血千里,生灵涂炭,关内关外十室九空,存者不过是苟且偷生而已。

这是一种怎样的深入骨髓的悲哀呢?

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

大概是李白自己也觉得上面太悲了,把笔锋再一转,很克制的写到边关的人。

戍客是指戍边的将士,边邑是指边城。镇守边关的将士,每天看着敌国的城垛,听着幽凄的胡笳,心中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感伤。而当他们遥望着关内的故国,想着故乡的亲人、朋友,想着故乡的一草一木时,思乡之情让他们涕泪纵横。

在在无数个有着月亮的夜里,他们应该总能听到故乡的召唤吧:“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那时候能够寄托他们相思之情的唯有朗照千里万里的明月吧,或许明月还能将他们的思念之情,跨越无数重关山,带到思念之人的心上。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最后一句,以高楼之人的叹息结尾,极其精妙。凝住了时间,却又打通了古往今来宇宙八荒的一切界限。

对于思归的将士而言,站在高高的城关上,看着明月寄托相思,心中一时有了慰藉。但接着会醒悟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幻想,会更加的难受。

而千里之外,同在一轮明月下的家国,此时会不会有一个人也站在高楼上,遥望着万里关山,想着戍边多年未曾归来生死未卜的将士呢?

将士思乡是苦,亲友思人也是苦,那一刻,身在边关的将士,除了自己思念亲友,会不会也想到亲友正在思念他?想着对方思己之苦,再想着对方知道自己明白他人思己之苦,又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呢?

而这一切,都在诗人的眼里。某一夜月白风清,高楼独酌,想着那些古往今来的事情,唯有叹息罢了。

那一刻,他似乎隐隐约约感觉到,即便所有的帝国都成废墟,即便所有的沧海都变桑田,但诗是不朽的,千年万年之后,无论何人读到这样的诗歌,唐时广阔的天地和苍茫的山月,都会在世人眼中历历再现,而人们也都会为那些事情感到悲哀不已。那时候能做什么呢?也一样是只有叹息罢了。

诗人从边关的风景,联想到了边塞战争时的场景。无论是汉高祖刘邦当时在边塞被匈奴围困,还是现在唐朝军队与吐蕃的连年之战,都为边塞带来了一股苍凉之感。诗人又从战争想到戍守边关的将士们,是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保卫边疆的安宁。常年戍守边关的将士们,也会思念家中的亲人,思念故土,但他们却只能抬头看看挂着天上的月亮,来抚慰自己的思乡之情。而苦等边关将士们归家的妻子们更是如此,她们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丈夫是否安全,一切一切的担心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这就是李白《关山月》,由明月高悬映照千年岁月,跨越广袤的河山,写到一个人的心里,然后再从一个人的心中,写到千千万万人的心中,延伸到六合八荒,宇宙尽头。这远非一般的诗人所能企及,简直就是有神灵在把着他的手,故而我辈只能高山仰止。

以上可以看出李白在关山月中所表达出的宏伟气概,看过无人不感叹李白的才情!这不是我辈所能及的高度,只能佩服的兴叹“哥,请收下我的膝盖”!